生鲜电商扎堆IPO:每日优鲜、叮咚买菜递交招股书,谁的“菜篮子”更大
作者:艾媒网 发布时间:2021-06-09

据艾媒网(www.iimedia.cn)获悉,美东时间6月8日周二,每日优鲜向美国证监会(SEC)申请,以代码“MF”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其美股存托凭证(ADR),摩根大通、花旗、中金公司、华兴资本、工银国际、Needham、富途控股、老虎证券为此次IPO的承销商。


无独有偶,也是在本周二,和每日优鲜同属前置仓模式的叮咚买菜在SEC文件中寻求,以代码“DDL”在纽交所挂牌交易其ADR。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美国银行证券,以及瑞士信贷。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除了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之外,多点Dmall、美菜网等也被传出将赴美IPO的消息。


生鲜电商扎堆IPO的消息接连被爆出,足以可见赛道的火热。


2012年是生鲜电商的元年,但随后很快就迎来了纷乱“战国时代”。随着互联网巨头不断入局生鲜电商,生鲜电商行业竞争激烈,进入发展的瓶颈期。2019年生鲜电商发展步入“寒冬”,行业频出企业倒闭新闻。


2020年,疫情刺激在线生鲜采购需求,吸收和培养了一批新用户。防疫期间,由于不同平台开始抢菜时间不同加上供应产品存在差异,许多用户会注册多个平台来进行“抢菜”,于是短期内生鲜平台日新增用户快速增长。



疫情成为生鲜电商的复起契机,行业被按下“加速键”。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达到62.9%的高速增长,达到2638.4亿元,预计到2021年将升至3117.4亿元,同比增长18.2%。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2020年的疫情使得生鲜电商迎来“重生”,未来,随着国内冷链物流的发展、新零售电商模式的崛起、年轻一代采购生鲜电商思想的转变等因素助推下,中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有望持续扩张。


可以说,生鲜正处于鲜花着锦的美好时代,但竞争也愈演愈烈。对于生鲜电商平台扎堆IPO的现象,有分析指出:目前宅经济正处于爆发阶段,因此当下时点也是生鲜电商们能够取得较高IPO估值的一个比较好的时点。此外,当下生鲜电商还离不开“融资”和“烧钱”这两个词,上市无疑是能够帮助企业补充更多弹药的好途径。


多家平台竞争“生鲜赛道第一股”,哪家能率先突出重围?


从融资情况来看,曾经一段时间,伴随着互联网买菜市场的遇冷,不少资本力量都逐渐退出了市场。但自从去年疫情催生出巨大的线上买菜的市场需求,很多投资机构又开始纷纷看好生鲜行业,千军万马重码涌入生鲜赛道。


从已披露的数据来看,截至2021年4月,每日优鲜、叮咚买菜、易果生鲜、美菜网等企业融资均达到7次或以上,而总的融资金额前三名则是每日优鲜、美菜网和叮咚买菜,融资总额分别为142.71亿元、84.18亿元、46.3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每日优鲜获得青岛国信等组成联合投资主体的20亿元战略投资,是迄今为止生鲜电商在地方落地的最大规模战略投资。而2021年4月初,叮咚买菜完成7亿元的D轮融资,是十年来单笔数额最高的一笔融资。


可以预见的是,2021年生鲜电商行业由于资本的重新进场将会加速市场扩张步伐,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与此同时,还有诸多发展瓶颈也不容忽视,如烧钱成为生鲜电商占领高地的重要手段。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在2016年生鲜电商4000多家入局者中,只有4%持平,88%亏损,且剩下的7%还是巨额亏损,最终只有1%实现了盈利。至今,美菜网处于“一边烧钱一边亏损”的窘境。此前美菜网CEO刘传军曾表示预计2020年底会有较好的现金流,但目前其盈利状况并不乐观。而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也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2018年-2020年,每日优鲜营业收入分别为35.467亿元、60.014亿元、61.304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2.316亿元、29.094亿元、16.492亿元。2021年一季度,营收为15.302亿元,对比上年同期则为16.898亿元;净亏损为6.103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额为1.947亿元。


而在2019年、2020年,叮咚买菜营业收入分别为38.801亿元、113.358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8.734亿元、31.769亿元。2021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8.021亿元,而上年同期为26.038亿元;净亏损为13.847亿元,而上年同期亏损额为2.445亿元。


造成两家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都在于履约成本过高,而履约成本主要由仓库租金、配送员工资等要素构成。在社区零售赛道中,两者均采用前置仓模式,在多个城市点建设前置仓。截至2021年3月31日,每日优鲜已在中国16个城市建立了631个前置仓;叮咚买菜已在29个城市建立了超过950个前置仓。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相对于传统生鲜电商模式,前置仓模式的优势主要体现在选址优势和规模化效应上,前者可以提高配送效率,后者可以提高议价能力、简化供应链。但同时,该模式过于依赖资本输血,较难往二线城市扩张的缺点也十分明显。


而除了老大难的盈利问题,还有商品标准化及冷链物流等痛点。毫无疑问,生鲜赛道是一座又高又难爬的大山,想要在“混战”中突围,亟须加快实现可持续的造血能力。而未来谁将会夺得“生鲜第一股”,相信不久谜底就会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