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豹研究院:2021年中国动物育种行业概览》
作者:头豹研究院 发布时间:2021-06-09

中国动物育种行业需取得从无到有的突破以缓解“卡脖子问题”:


中国为动物蛋白的消费大国,育种行业拥有巨大市场空间。但目前中国的动物育种企业基本仅布局一种经济动物,如天兆猪业布局生猪育种业务、天山生物布局肉牛育种业务等,进行多物种动物育种的龙头企业尚未出现。但不同经济动物的育种理论和技术有较高通用性,全球领先的育种企业也有多于一种动物的产品线,比如Genus在生猪、肉牛育种环节同时具有行业领先地位,Hendrix同时布局蛋鸡、肉鸡、火鸡、生猪、三文鱼、蹲鱼、虾等动物育种。此类全球头部企业通过扩大育种业务区域、拓宽育种产业线以建立企业的成本与研发优势,多物种育种在研发及成本等维度均具有规模经济效应。中国需要培育自己的动物育种龙头企业以提升动物育种的规模经济效应,从而缩小与全球头部企业的种源经济性状差距。由于企业布局多物种育种需要较高的资金投入,而生猪产业在中国所有经济动物产业中规模最大,企业或可凭借种猪环节为企业获得长期稳定的现金流及净利润,因此生猪育种适合作为布局动物育种行业的第一步。


01 中国动物育种企业应快速提升自主育种能力:


欧美发达国家如荷兰、美国、法国等标准化育种普遍开始于1950年前后,较中国动物育种早40年。由于发达国家标准化育种时间早,其纯系动物繁育代次高,纯系种源的优良性状数量更多,经济效益也更好。未来,在个体性状难以取得突破的情况下,中国动物育种成果几乎无法赶超欧美。因此,超越欧美并非中国动物育种企业的短期目标,中国动物育种企业的发展目标应为提升自主品种的性状以降低对国际种源的依赖程度。中国动物育种企业技术水平的提升可尽量弥补中国与全球领先纯系种源的经济性状差距,以尽可能缓解‘卡脖子”问题,应对潜在“动物种源封锁'’的危机。


02 动物育种环节利润水平在畜牧业及渔业产业链中最高:


育种、疫苗与兽药环节技术壁垒高,国际领先动物育种、疫苗及兽药企业如Hendrix、Zoetis平均投入超10%营收在研发环节中。育种、疫苗与兽药环节研发需要漫长的时间及技术积累,短期内新兴企业难以赶超行业头部企业。因此行业头部企业具有极高的技术壁垒,企业亦拥有较高的议价权,育种、疫苗及兽药等环节具有较高利润率。优质的纯系种源可降低经济动物30%-50%的养殖成本,进而影响育肥环节的毛利率,动物育种环节的利润与动物育种的相关性最高,由于优质的动物种源对于部分动物疫病可能具有免疫性,因此动物育肥环节对于动物疫苗及兽药环节的需求可能降低,动物育种环节未来可能挤压疫苗、兽药环节利润。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