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设施农业产业体系构建:现状、问题和对策》
作者:农科智库 发布时间:2022-01-12

本文发表于《中国瓜菜》2021,34(08):102-108

作者:陈玛琳,陈俊红*,龚晶

单位:北京市农林科学院数据科学与农业经济研究所


1、北京设施农业产业体系构建现状


1.1 区域产业布局不断优化


北京市立足各区功能定位,发挥优势特色资源,推进设施农业向优势产区集聚。截至2019年底,北京市设施农业66.7公顷以上的乡镇45个,200公顷以上20个,333公顷以上11个。大兴、顺义、通州、房山和密云5个区的设施农业面积累计达到2.3万公顷,占全市的87.6%。其中,大兴区设施农业总面积占全市38%,塑料大棚、日光温室和连栋温室面积均居全市首位,形成庞各庄、榆垡、顺义杨镇等10个主要设施乡镇。专业化生产、特色化种植的整体格局也日渐形成,如大兴区、顺义区以西瓜、甜瓜和蔬菜为主,平谷区以大桃和蔬菜为主,昌平区以草莓采摘和观光休闲的设施农业为主等。其中以设施蔬菜为代表,形成了“三个菜园”优势产区。即:以大兴、房山和丰台为核心的南菜园,主要以冬淡季设施蔬菜生产为主,约占北京市菜田面积的45%。以昌平、延庆、怀柔、密云和门头沟为核心的北菜园,主要以夏淡季蔬菜供应为主,约占北京市菜田面积的12%;以通州、顺义,平谷为核心的东厢菜园,主要以特色、精品、高档蔬菜为主,约占北京市菜田面积的41%。朝阳、海淀城市化较快。蔬菜生产面积只剩10年前的1/5,重点发展农业观光园和精品蔬菜生产。


1.2 科技研发推广力度不断增强


设施农业是农业科技创新成果应用和展示的重要产业,科技投入有效地提升了设施农业生产效率。2010-2019年间,北京设施农业土地产出率从0.74万元/667平方米提高到1.16万元/667平方米,提高了0.56倍。设施农业总收入占农业总产值比重从26.4%上升到46%,增加了19.6个百分点。为确保食品质量与安全,北京推广了测土配方施肥技术和绿色防控技术,农作物病虫害绿色防控覆盖率达50%。针对设施农业4类主要害虫,研发形成了异色瓢虫、东亚小花蝽、烟盲蝽、捕食螨等5条生产天敌生产线,实现了设施农业中主要害虫生物天敌繁育品种的全覆盖;推广农产品质量快速检测技术,保障农产品质量检测快速、安全和可靠,解决农产品质量检测耗时长、效率低和不准确等问题;大力推广农业物联网、大数据技术在设施内的应用,实现设施内温湿度自动控制、智能化施药、水肥一体精准施入;推广了鲜活农产品产地商品化处理、电商高效配送保鲜、蓄冷保鲜等技术,“十三五”期间农产品采后损失率由28.5%降低至16.6%。


1.3 产业化经营水平不断提升


北京市大力推进设施农业新型经营主体规模化、特色化、专业化发展。据调研,北京现有设施农业经营主体2.32万个,户籍劳动力稳定从事设施农业的约1万人,专业技术人才、职业经理人约950人。扶持建设蔬菜集约化育苗场98家,其中,育苗规模500万株以上的11家。果类蔬菜育苗年产量约1亿株,瓜菜类及叶菜类蔬菜约1.05亿株。培育了一批规模化、专业化的蔬菜冷链物流、加工、包装、配送等经营主体,拥有蔬菜产加销一体化市级以上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16家,设施蔬菜加工产值9.45亿元,主要包括净菜加工、蔬菜腌制、速冻蔬菜等类型,带动农户10.03万户。拥有蔬菜产加销一体化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39家,其中国家级25家,市级14家,通过建立合作制利益联结机制,带动农户3.79万户。已形成以农产品中央批发市场(新发地批发市场)、八里桥农产品中心、玉泉营果菜批发中心等大型批发市场为中心,覆盖全北京、辐射北方地区的农副产品流通格局。此外,北京每百万人有140家便利店,在方便居民、保障供应、稳定物价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1.4 社会化服务体系不断完善


北京市推动公益性与经营性服务主体发展,提升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水平。重点通过培育全科农技员队伍、建立以供销社系统“首都农资”连锁服务为主体,以邮政系统和技术推广站为辅助的农资连锁销售渠道等方式,突破农技农资“最后一公里”难题,推动服务“下沉”,激活农技农资服务体系生产性服务潜力。构建了市-区-乡镇-村四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和区-乡镇-村三级质量安全监测检测体系,2019年北京市菜篮子产品“三品一标”的认证覆盖率达到73%,比2016年提高28个百分点。同时,以专业化统防统治服务项目为引领,加大社会化植保服务主体的培育力度。截止2019年底,北京市共有各类植保专业化服务组织69家,从业人员达1150余人,喷杆喷雾机、常温烟雾机等高效植保机械900多台,服务能力覆盖全市。另外,具有植保专业化服务性质的各类组织(包括大型蔬菜园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100多个。北京市还探索了产业化联合体、土地托管、订单收购、股份合作等产业主体协同合作方式,推进了设施农业生产经营的专业化和组织化。


1.5 产业体系建设内容不断拓展


北京市多渠道拓展设施农业的生态、休闲等功能,提升设施农业效益。目前,全市以设施蔬菜为主要特色的休闲农业园区有28家。大部分拥有“绿色”或“有机”认证,部分实行会员制建立了较为稳固的消费客群,或通过微信朋友圈、社群、电商平台等形式开辟了网络销售配送渠道。如,房山区周庄村慧田合作社通过建设智慧农园,实现了食用菌、蔬菜的周年生产,瓜菜增产20-30%,叶菜增产1-2倍,为企业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北京市还引导优化调整设施种植结构,从以蔬菜生产为主向园艺花卉、瓜果等生产领域扩展,推进设施生产基地园区化发展,增加教育体验、观光采摘等多种功能。据调研,目前北京大型日光温室用于休闲观光采摘及生态餐厅的占50%,花卉占35%,蔬菜育苗与生产占15%。如,北京沱沱工社生态农业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建立了农业电商现代化管理的农产品供应基地,打造集有机种植、林下养殖、观光休闲、农耕体验、蔬菜宅配、科普教育、餐饮于一体的“放心食品的前端农场”。多元化融合化发展,也有力地提升了设施农业产出效率。2019年北京市设施农业土地产出率较2015年平均增长了3.80万元/公顷,其中,设施花卉苗木、瓜果类土地产出率增长最为显著。


2、北京设施农业产业体系构建面临的问题


2.1 设施农业生产面积亟需扩大


2010-2019年间,北京设施农业播种面积从3.68万公顷,下降到2.7万公顷,降幅27%,其中设施蔬菜播种面积从2.89万公顷,下降到2.24万公顷,降幅16%。按北京年平均2300万人口,人均一天0.5公斤的蔬菜消费量计算,北京居民年人均蔬菜消费量292公斤。而蔬菜从地头采收、流通及销售等过程中损耗率一般为40-50%,北京市在冷链、物流等方面好于全国平均水平,按最低蔬菜损耗率40%计算。据此,依照需求总量=(人口数量×人均消费量)×(1+损耗率)×100%,计算得出目前北京市蔬菜需求总量940.24万t,而依据《2020年北京统计年鉴》,2019年,北京蔬菜及食用菌总产量为111.45万t,即蔬菜自给率仅为12%,倘若遇到极端气候或特殊情况必然导致蔬菜供给失衡,存在极大安全隐患。然而北京受土地资源和水资源紧缺、耕地布局有限的影响,加之设施农业本身又属于劳动和技术密集型产业,短期内扩大设施种植面积难度较大。


2.2 设施建设利用效率有待增强


一是设施闲置率偏高。据北京农业农村局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北京拥有生产设施总量为21.39万栋,其中,日光温室和塑料大棚分别是11.32万栋和9.89万栋,合计占京郊设施总量的99.2%,另有连栋温室0.18万栋,而三类设施闲置比例分别占其占地面积的4.4%、9.6%、13%。二是老旧设施亟需翻新。北京现有设施大部分是在2008年建起来的,设施用材、技术很多不能适应现在节能、智能的需要,相当数量日光温室温光性能不达标,导致不能满足喜温果菜越冬生产要求。三是设施效益成本比偏低。日光温室、大棚的蔬菜除去总成本,每667平方米纯收入分别为7112.8元、4518.2元。其中,日光温室维修成本占生产总成本的54.7%。而高投入高产出的大型连栋温室,存在生产成本高、环境自我调控能力较差、产能未完全开发等问题。其生产成本中,种苗、基质、植保、肥料、水电等投入占60.4%,人工投入占23.7%。效益成本比仅为1.2:1。按企业收益测算,回报周期在10年以上。


2.3 绿色高质量生产环境需要改善


一是设施地力不足。生产常年连作,致使土壤板结严重。经检测,北京老菜区的温室土壤有机质含量约2.5%-4%,而发达国家可达8%-10%;尤其粮田改菜田后,部分京郊新菜区土壤有机质含量仅有1%或更低,土壤肥力远达不到如黄瓜、番茄等喜温瓜果菜类的要求,成为制约设施农业持续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二是设施专用品种不足,缺乏适合不同设施类型与栽培模式的量化技术标准。三是设施农产品安全性压力大。设施安全用药一些关键技术普及不够,农民为了提高产量,存在滥用药现象。四是设施生产机械化水平偏低。北京设施农业中应用的机械仍然以露地中应用的小型机械以及常规机械为主,针对设施农业的机械较少。2019年,北京设施农业综合机械化率仅为36.81%,远低于一般作物生产机械化率98%的平均水平。


2.4 设施农业产业化水平有待提升


一是设施农业产业融合水平偏低。与观光、休闲农业结合还处于初及阶段,融合广度和深度不够,产业附加值不高。二是流通链条长,商品化率低。北京设施农业销售近80%仍以中间流通环节较多的传统流通模式为主。但叶菜、瓜菜等均属于生鲜产品,具有易损耗特质,传统流通模式不仅加大损腐成本,收益也有限。而与超市、社区对接的新型直销模式受高房租、超市入场费用、采后商品化处理建设投入不足等因素影响,也普遍遭遇终端拓展难题,据北京农业农村局调查,蔬菜商品化率不足30%。三是联农带农的组织形式与利益机制还不够完善。北京设施农业专业合作社大多由农民自发组织,存在规模较小、机构不健全等问题,社员之间没有形成互利合作的组织方式,龙头企业和农户所采用的合同型、合作型等利益分配机制大都是以买卖关系为基础,且违约现象时有发生,还没有构建成融为一体的农业利益共同体。


2.5 农业社会化服务有待进一步加强


农业经营人口老龄化、社会化服务组织发育不足,使得北京设施农业生产面临“谁来种地、怎么种地”的问题。一是北京设施农业生产仍以农户分散经营为主,且人口老龄化问题突出。据北京蔬菜创新团队调查显示,北京从事设施农业生产的一线劳动力平均年龄60岁,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占80%以上,有超1/3的设施被外地农户承包经营。这部分农户接收新技术、新装备、新思维的能力较差,在水、肥、药及栽培管理等方面大多凭经验。随着农业结构调整,京郊新建了大批菜区,从业者多为粮农改菜农,设施生产的经验与技术还很缺乏。二是设施农业社会化服务处于发展初期。目前,北京蔬菜农机专业服务组织已发展到28家,大都是由传统大田作物生产性服务转型过来,在配套基础设施、设施农机配套装备、服务内容及服务规模等方面仍属于起步阶段。


3、北京构建高效设施农业产业体系的对策建议


3.1 优化设施农业布局,推进产业集群式发展


一是构建高效设施农业规模化、园区化、集群化发展格局。依托南菜园、北菜园和东厢菜园三个主要设施功能产区,统筹谋划和建设设施农业产前、产中、产后物资供应、采后处理、仓储保鲜和冷链物流等,实现各类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共建共享、节本增效。并优先选择农业科技园区、传统蔬菜生产优势区等现代农业发展重点区域,开展高效设施农业用地试点,打造设施农业专业镇(村),探索建立设施农业基础设施集中建设,农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等承租经营,各类社会化服务组织参与运维的产业组织模式。二是在“京津冀”范围内布局外埠基地。充分发挥“京津冀”协同发展机遇,在城市周边地区建立紧密型外埠生产基地。重点发展设施栽培,主要生产不耐运的叶类蔬菜和地方特色蔬菜,提高叶菜类自给率,以弥补北京辖区内耕地资源有限的不足。


3.2 加快设施提档升级,补齐生产设施短板


一是加强设施标准化建设。按生产品种、设施类型制定完善北京市设施农业建设指导标准,根据不同的作物类型对照温度、光照、操作性、稳定性等因素,组建专业技术人员或团队,提供相应的建造标准化的图纸,因地制宜进行设计、施工和维护,规范建筑工艺和配套机电设备等。二是对现有老旧设施进行“宜机化”改造提升,更好满足机械化智能化作业需求。扩大设施农业购置补贴机具品目范围,加大设施农业机械购置补贴力度。三是支持改造和新建一批大跨度集约型日光温室。支持配备设施环境可控系统和小型环境调控设备,发展以无土栽培为核心的工厂化生产模式,提高设施生产水平。


3.3 加强科技成果转化应用,实现设施农业高产高效


一是加强设施农业关键技术研发。组建技术攻关团队,抓住设施栽培品种选育、高产高效栽培技术研究、温室设计和材料应用等生产关键环节,加强适用农机、无土栽培、智能温室节能降耗、作物生长环境监控等技术瓶颈问题梳理与研发。二是推进设施农业绿色安全生产。抓好化肥、农药减量化和农业废弃物回收工作,积极推广农艺节水措施。继续实施设施农业有机肥替代化肥行动,推进设施农业无土化栽培,实现化肥使用减量增效。完善并集成以生物防治为核心的综合防控技术体系。支持生产经营主体或社会化服务组织开展设施农业土壤保育改良、农业废弃物进行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利用,鼓励提供土壤改良、培肥地力、土壤消毒等服务。


3.4 探索设施农业经营新机制,提升产业链运营能力


一是延长和拓展设施农业产业功能。从单一的生产功能,逐渐发展“设施农业生产+”休闲观光、体验、会展、科普教育等活动,提高产业附加值。逐渐形成育种、种苗生产、栽培种植、采收分拣、加工、销售、物流和各类服务组织等各环节分共明确、密切协作的设施农业产业链。二是打造全产业链营销模式。发展“农超对接”“农餐对接”等直销模式,鼓励设施农业生产基地、合作社、农产品批发市场与社区菜市场、连锁超市、企业食堂等建立合作关系、提高设施农业零售网络组织化、规模化水平。三是创新联农带农机制。探索以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带动农户的数量和成效,作为安排财政支持资金的重要参考依据。对农户土地经营权入股部分采取特殊保护,探索实行农民负盈不负亏的分配机制,推广“保底收益+按股分红”分配方式。


3.5 加大设施农业专业人才培养,提升社会化服务能力


一是着力培育设施农业生产经营人才。对从事高效设施农业生产的生产经营者及创业人才加大培训力度,鼓励发展家庭农场,推进适度规模经营,试点将设施农业用工纳入北京市促进就业政策覆盖范围,推进设施农业用工职业化建设。二是推进设施农业服务主体多元化发展。产前培育纯建设型、老旧设施改造、设施维修改造等专业服务主体,优化土壤消毒、水肥一体化、集约化育苗和专业化移栽等服务主体。产中环节培育专业技术服务组织,提供统一病虫害防控、全程化托管等服务。产后培育具有一定规模的专业化蔬菜冷链物流、加工、包装、配送等服务主体,提高商品化处理能力。探索开展专业化品牌推介、电子商务、金融等高层次服务,降低智能温室等高效设施农业前期进入门槛。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