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苹果树病虫害防治用药与登记状况分析及探讨》
作者:中国果树 发布时间:2022-08-01

本文摘编自《中国果树》2022年第7期“我国苹果树病虫害防治用药与登记状况分析及探讨”(王江柱,周宏宇,李铁旺)。


苹果树是我国广泛栽植的第一大落叶果树,也是许多地区农民脱贫致富与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之一,虽然近10年来我国苹果树栽植面积有一些小幅波动,但据Agrocube数据统计,仍然基本稳定在200万hm2左右,遍及23个省区直辖市,其中超过10万hm2的有陕西、山东、甘肃、山西、河南、辽宁、河北7个省份,以陕西省面积最大,最高峰(2017年、2018年)时曾在70余万hm2。为保证苹果树的可持续生长及生产优质高档苹果,病虫(螨)害防治是必不可少的生产措施,特别是科学选用高效低毒化学药剂。据Agrocube数据统计,近20年来,我国用于苹果树病虫害防治的化学农药额(以零售额计,全文同)基本呈逐年增长态势,2020年近32亿元。针对如此重要且庞大的生产市场,众多农药企业纷纷将相关产品试验登记在苹果树的病虫(螨)害防治上,为了促使农药产品登记与生产市场需求能够精准匹配,并为苹果树病虫(螨)害药剂防控提供效果更优良、技术更先进、生态更环保、使用更便捷、残留更低微的优质适用产品,本文以“中国农药信息网”与“农药信息一点通”提供的农药登记数据(登记有效期内的)和专对农药及农业生产市场调查的Agrocube数据为基础,对相关项目内容进行了统计分析与探讨。


2011—2020年我国苹果树上主要病虫害防治用药分析


1近10年苹果树上主要病害防治用药分析


Agrocube数据中2011—2020年我国苹果树病害防治的年度用药零售额统计见表1。从表1可以看出,苹果树上每年均需用药防治的主要病害有苹果炭疽病、苹果斑点落叶病、苹果轮纹病、苹果褐斑病、苹果白粉病、苹果轮纹溃疡病(苹果枝干轮纹病)等,其用药防治成本10年平均值所占总病害药剂防治成本的比率分别为32.52%、17.05%、15.25%、13.28%、11.86%、6.46%,苹果黑星病、苹果褐腐病等属于局部发生或偶发性较重病害。



Agrocube数据中2011—2020年苹果树病害防治杀菌剂不同剂型的年度用药零售额见表2。从表2可以看出,苹果树上用于防治病害的杀菌剂无论是近10年情况还是近5年情况均以可湿性粉剂为绝对主要剂型,水分散粒剂和悬浮剂产品的应用呈缓慢发展态势,其他剂型药剂受原药性质、加工工艺及使用效果等因素影响均使用很少。说明应用于防治苹果树病害的杀菌剂产品急需开发更加实用的优异产品剂型。



2 近10年苹果树上主要害虫(螨)防治用药分析


Agrocube数据中2011—2020年我国苹果树上害虫(螨)防治的年度用药零售额统计见表3。从表3可以看出,苹果树上每年均需用药防治的主要害虫(螨)包括苹果红蜘蛛、山楂红蜘蛛、蚜虫、桃小食心虫、金纹细蛾等,其用药成本10年平均值所占总害虫(螨)药剂成本的比率分别为31.53%、22.83%、21.45%、11.11%、8.18%,梨小食心虫、卷叶蛾等属于局部发生或偶发性较重害虫。



Agrocube数据中2011—2020年苹果树杀虫(螨)剂不同剂型的年度用药零售额见表4。从表4可以看出,苹果树上用于防治害虫(螨)的杀虫(螨)剂无论是近10年情况还是近5年情况均以乳油和悬浮剂为主要剂型,其中乳油产品占比分别为51.74%和50.73%,悬浮剂产品占比分别为24.70%和23.79%;其次均为水分散粒剂和可湿性粉剂产品,其中,水分散粒剂产品近10年和近5年年平均使用占比分别为8.51%和10.28%,可湿性粉剂产品占比分别为8.46%和8.20%,此外,还均有少量浓乳剂、微乳剂及缓释剂产品等。虽然在多年前国家相关部门就对传统乳油剂型出台了一些登记限制措施及标准,但乳油类产品依然稳定占据着防治苹果树害虫(螨)药剂的半壁江山,说明其他更加环保型剂型产品仍有很大发展与提升空间。



2002—2021年我国苹果树病虫害防治药剂登记状况分析


1苹果树上病害防治药剂登记状况


根据“中国农药信息网”与“农药信息一点通”颁布与汇总的农药登记数据,将苹果树上登记的用于防治苹果树病害的有效期内的杀菌剂进行分类统计,结果见表5、表6、表7、表8、表9。


苹果树杀菌剂登记之靶标病害分析


从表5中可以看出,2002—2021年的20年间在苹果树上登记的靶标病害合计有19种,除含糊不定的4种(叶斑病、斑点病、果锈病、叶果病害)外仍有15种,基本包含了生产上的常见病害种类。但分析其证件数量比率来看,登记靶标过于集中,基本全部集中在了苹果斑点落叶病、苹果轮纹病、苹果炭疽病、苹果褐斑病、苹果树腐烂病及苹果白粉病上,尤其是苹果斑点落叶病、苹果轮纹病、苹果炭疽病三大病害的登记证数合计占84.222%,而其他许多靶标病害登记证极少,甚至缺乏可选择的药剂。特别是针对一些潜在风险病害,如随着苹果套袋技术的普及而出现的黑点病(又称套袋果斑点病)已成为优质果区的重要病害,在适宜环境与天气条件下常造成大量早期落叶的苹果炭疽叶枯病,苹果黑星病在我国部分苹果主产区呈逐年加重态势,锈病将随着环境的绿化可能会成为局部重要病害等,尚缺少可选择的优质高效安全药剂。



苹果树上登记的杀菌剂之有效成分分析


从表6、表7可以看出,在2002—2021年的20年间苹果树获得正式登记且仍处于有效期内的杀菌剂产品其有效成分合计有74种,涉及1226个登记证件(单剂证705个、混剂证521个),可谓产品多、“种类”丰富,但从登记证数量与有效成分的对应分析,这些杀菌剂产品其有效成分相对过于集中,其中超过一半登记产品集中在戊唑醇、多菌灵、甲基硫菌灵及代森锰锌四大有效成分上,且涉及戊唑醇、多菌灵、甲基硫菌灵、代森锰锌、吡唑醚菌酯、苯醚甲环唑、福美双、丙森锌、醚菌酯及多抗霉素10种杀菌成分的登记证合计占了74.58%,而其他64种有效成分的登记证数合计仅占不足26%。这样对于科学选择并交替使用有效药剂、避免或延缓病菌产生抗药性、有效降低相关成分的药剂残留都造成了很大困难,且对执行相关药剂成分的安全间隔期、单季最多使用次数亦形成了很大困惑。




同时,十大杀菌有效成分中只有吡唑醚菌酯(登记证比率4.98%)相对较新,其他成分均已使用多年或几十年,甚至面临限制使用或禁用的风险。此外,虽有少数或个别植物源类、微生物源类、抗生素类、矿物源类等生态环保型药剂在防治苹果树病害上取得了正式登记,但种类与数量还相对很少,且受药效、使用成本、安全性等因素影响,在实际生产中除多抗霉素外广泛应用的还寥寥无几。


苹果树上登记的杀菌剂之剂型分析


从表8可以看出,在苹果树上登记的用于防治病害的杀菌剂剂型有15种,除去用于防治苹果树腐烂病的专用剂型外,适用于喷雾的剂型有11种,基本涵盖了能够用于喷雾的所有常见剂型。但细分来看,实际苹果树上登记的杀菌剂主要就是可湿性粉剂、水分散粒剂、悬浮剂3种剂型,其登记证数量比率合计为87.44%,而这3种剂型的药剂兑水稀释后均形成悬浮液,所以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认为是一大类型。也就是说,苹果树上登记的杀菌剂剂型还相对较老化、单一,基本上都是满足于常规喷雾需要的,而随着苹果树管理的栽培省力化、作业高效化、生态环保化等技术的快速发展,对所用农药剂型的要求也在逐步提高,需要尽快开发能够满足苹果现代化生产需要的优质剂型,如适用于弥雾的剂型、适用于无人机喷雾的剂型等。



苹果树上杀菌剂的年度登记数量分析


从表9可以看出,我国杀菌剂在苹果树上获得登记证的时间主要集中在2008—2018年的11年间,11年间获得登记证的数量占近20年的94%以上,从2019年开始呈断崖式暴跌,自2018年的120个骤降为2019年的4个,且2019—2021年均处于低位,与苹果市场的销售起伏具有一定的滞后关联性。



根据我国《农药管理条例》,按照从产品立项、经过田间试验、结果总结、报审、批复需要约5年的时间计算,从2015年开始在苹果树上的登记产品立项就已经跌入谷底了,与当时的苹果销售市场开始下滑基本一致;且2008年的登记证数量由2007年的16个暴增至157个,这也与2004年左右苹果销售市场开始快速发展相吻合。此外,农药企业关于产品的立项登记还与登记政策的变化、登记费用的增加等有很大关系,即企业发展的战略定位受多种因素影响。


2 苹果树上害虫(螨)防治药剂登记状况


根据“中国农药信息网”与“农药信息一点通”颁布与汇总的农药登记数据,将苹果树上登记的用于防治苹果树害虫(螨)的有效期内的杀虫(螨)剂进行分类统计,结果见表10、表11、表12、表13、表14、表15。


苹果树上杀虫(螨)剂登记之靶标分析


从表10可以看出,2002—2021年的20年间在苹果树上登记的靶标害虫(螨)合计有23种(类),基本包含了生产上的常见害虫(螨)种类,除个别登记靶标(棉铃虫、蝽象、介壳虫、害虫)外大致分属于6类,即叶螨类(红蜘蛛、山楂红蜘蛛、山楂叶螨、苹果红蜘蛛、二斑叶螨、叶螨)、食心虫类(桃小食心虫、食心虫、苹果蠹蛾、蠹蛾)、蚜虫类(蚜虫、黄蚜、棉蚜)、苹果绵蚜(绵蚜、苹果绵蚜)、卷叶蛾类(卷叶蛾、小卷叶蛾)、金纹细蛾(金纹细蛾、潜叶蛾),其登记证数比率分别为40.62%、29.77%、15.41%、7.09%、2.61%、3.92%,与上述总结分析的生产中的实际害虫(螨)防治状况(表3)基本一致。但从具体靶标来看,首先,有些靶标名称还缺乏统一规范,如红蜘蛛、叶螨、食心虫、蠹蛾、蚜虫、黄蚜、绵蚜、卷叶蛾、潜叶蛾、介壳虫等害虫;其次,随着生态环境的变化与栽培管理技术的不断更新发展,可能上升的一些潜在风险害虫(螨)的产品登记还应尽早未雨绸缪,如随苹果套袋技术普及而导致的康氏粉蚧有逐年加重趋势、棉铃虫为害幼果在有些果区会造成一定损失等。



苹果树上登记的杀虫(螨)剂之有效成分分析


从表11、表12可以看出,在2002—2021年的20年间苹果树上获得正式登记且仍处于有效期内的杀虫(螨)剂产品其有效成分合计有56种,涉及971个登记证件(单剂证669个、混剂证302个),可谓产品多、种类丰富,但从登记证数量与有效成分的对应分析,仍存在一些亟待改进之处。首先,杀虫剂中还是以广谱性的菊酯类(高效氯氰菊酯、高效氯氟氰菊酯、氰戊菊酯、甲氰菊酯、联苯菊酯、氯氰菊酯、溴氰菊酯)和有机磷类(毒死蜱、马拉硫磷、辛硫磷、敌敌畏、杀螟硫磷、丙溴磷)为主,其登记证数比率合计达45.33%,在倡导维护生态平衡、促进苹果树可持续发展的今天,需向专用杀虫剂方向扭转。其次,专用杀螨剂虽然登记有效成分种类较多,但登记证数量仍以老成分(哒螨灵、四螨嗪、三唑锡、炔螨特等)为主,新型成分(乙螨唑、乙唑螨腈、腈吡螨酯等)登记证还是偏少。第三,抗生素类及其衍生品还是以阿维菌素(原药高毒、制剂低毒,且残留相对较高)为主,而其衍生品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虽然降低了毒性及残留,但登记证数量明显偏少。第四,昆虫生长调节剂类产品虽然有8种有效成分(灭幼脲、除虫脲、杀铃脲、氟酰脲、丁醚脲、虱螨脲、虫酰肼、甲氧虫酰肼)登记,但登记证数相对偏少,登记证数比率仅为4.40%。第五,昆虫性信息素类产品更是仅有1种成分1个登记证件(苹果蠹蛾性信息素),这种生态环保型的专用药剂应当倡导快速登记并在生产中普及应用。




苹果树上登记的杀虫(螨)剂之剂型分析


从表13可以看出,在苹果树上登记的用于防治害虫(螨)的杀虫(螨)剂剂型有14种,除专用的性引诱剂外,适用于喷雾的剂型有13种,基本涵盖了树上喷雾所有的常规剂型。但从不同剂型比率来看,乳油剂型登记证数量最多(占比64.06%),其次为悬浮剂(占比15.76%)和可湿性粉剂(占比9.99%)。而由于乳油助剂的环保问题,多年前即出台了乳油剂型限制发展与改进提升政策,由此看来,传统乳油的更新替代剂型在杀虫(螨)剂领域亟需加快研究步伐。其次,随着苹果树的省力化栽培技术发展,适用于苹果园现代化生产技术的高效环保型优质剂型已成为当务之需,如适用于弥雾机的剂型和无人机喷雾的剂型等。



苹果树上杀虫(螨)剂登记年度数量分析


从表14、表15可以看出,我国苹果树上杀虫(螨)剂获得登记证的数量于2008、2009年呈现山脊式分布,2年内取得登记证数量占2002—2021年20年间的56.23%,而后的2010—2018年间呈低位波动,2019—2021年间进入低谷。分析2008—2009年2年间取得登记证数量的山脊呈现,与杀菌剂登记从2008年开始暴增原因(2004年左右苹果销售市场开始快速向好)是一致的,只是由于杀虫(螨)剂使用效果显现较快、短时间内容易被人接受,且适用于苹果树的杀虫剂新成分研发相对较慢,仅杀螨剂有少数品种上市(20年间杀螨剂登记证数比率40.62%),又加之苹果套袋技术的普及而使食心虫类危害显著减轻(20年间食心虫类药剂登记证数比率29.77%),所以才于2010年后呈现出取得登记证数量的低位波动与探底状况。




探讨及建议  


苹果树作为我国广泛栽植的第一大落叶果树树种,病虫害的药剂防控在其优质生产技术环节中居重要保证作用。根据《农药管理条例》和《农药安全使用规定》,我国对农药实行“三证”(农药登记证、生产许可证、产品标准证)管理制度,又以“农药登记证”管理更为严格,必须对苹果树上的某病虫(螨)靶标经过2年多地效果试验及残留等检测合格,并颁发登记证后才许可在苹果树上推广应用,目的是在源头上对该药剂的防控效果、农药残留、生态环保等进行科学管理与控制。为了使农药企业更好地为苹果生产提供优质高效对口实用的农药产品,除上述对苹果树上的农药登记状况与生产中的实际用药进行的系统总结分析外,未尽事宜探讨建议如下。


1 登记靶标适当广泛,靶标名称规范统一


针对登记靶标过于集中的现象,监管部门是否设定靶标登记的报警阈值或进行适当引导等,如根据病虫(螨)害发生相对轻重设定登记药剂封顶数量,对登记药剂偏少甚至没有登记药剂的较重要防控靶标(如苹果套袋果黑点病、苹果炭疽叶枯病、苹果黑星病、苹果锈病、绿盲蝽、棉铃虫、康氏粉蚧等)给予登记政策优惠或倾斜等,此外,还应当加强病虫(螨)害发生的中长期预测,对将来或几年后可能会较重发生的病虫(螨)害提前作出预警,引导农药企业尽早开始有效药剂登记,以满足将来的生产需求。关于病虫(螨)害的登记对象名称也应科学规范统一,尽量避免使用红蜘蛛、叶螨、食心虫、蠹蛾、蚜虫、黄蚜、绵蚜、卷叶蛾、潜叶蛾、介壳虫等欠明确的靶标名称,以方便查阅参考。


2 登记药剂成分尽量新型且多样化,以保护生态环境


对于一些在其他作物上取得较多登记证的新型优质高效农药成分,若苹果树上还登记很少甚至尚未获得正式登记时,相关职能部门是否可以进行适当组织引导,使有关农药企业尽快立项在苹果树上开展登记,以便推广优质产品的普及使用,如咪鲜胺、噁唑菌酮、乙嘧酚、氟唑菌酰胺、吡唑萘菌胺、啶氧菌酯、虱螨脲、甲氧虫酰肼、多杀霉素、甲氨基阿维菌素苯甲酸盐、螺虫乙酯、氯虫苯甲酰胺、腈吡螨酯等。此外,因药剂残留的生殖毒性问题,欧盟国家已开始对多菌灵实施禁用或限制使用,同样代森锰锌、甲基硫菌灵也有类似问题,如果3种有效成分一并考虑,则有1/3的杀菌剂登记产品将面临被限用或禁用的风险。因此,筛选登记用于防治苹果树病害的新型高效、低毒、低残留的生态环保型制剂产品已成当务之急,特别是微生物制剂、抗生素类药剂、植物源产品、矿物源产品等。在杀虫(螨)剂方面,尽量扩展登记专用型产品,减少广谱性杀虫(螨)剂(如菊酯类、有机磷类等)在苹果园内的使用,以维护生态平衡,促进苹果产业可持续发展,如昆虫生长调节剂类、昆虫性信息素类及微生物类产品等。


3 农药剂型实用环保,适应于省力化作业


绝大多数农药的原药成分因不溶于水而不能直接使用,因此需将原药与适宜的辅助成分(如乳化剂、湿润剂、分散剂、稳定剂等)按一定比例与技术混配后制成可以在水中分散的特定组合形态,以便于在生产中使用,这种特定组合形态即称为农药的剂型。而目前在苹果树上登记的大多数农药产品存在剂型老化现象,需要加快研发能够适应苹果树生产现代化、作业省力化的安全高效优质环保剂型,如安全增效剂型、纳米农药剂型、弥雾机适用剂型、无人机适用剂型、防飞散剂型等,并逐渐减少传统乳油类产品比例。


4 登记剂量表示力求实用而科学


目前我国在苹果树上登记的病虫(螨)害防治药剂使用剂量,一直是以该制剂产品的使用倍数表示的,这在常规喷雾技术条件下是实用的,但随着果树上喷药方法与技术的发展更新,常规喷雾条件下的药剂使用倍数已不能满足现代化果园的生产需要,如风送式弥雾机喷药、无人机喷药等技术的推广应用,使单位面积果园内的药液喷洒量显著减少,若仍按常规喷雾条件下(单位面积药液喷洒量较多,一般成龄苹果树每亩需喷洒药液200~300kg)的药剂使用倍数计算用药量,则实际单位面积的药剂有效成分使用量会显著降低,直接影响对病虫(螨)害的防控效果,所以应尽快研究出一种更加科学的用量表示方法,以适应新植保技术下的参考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