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乡村振兴模式解读:以大理沙溪特色小镇保护原貌为主的沙溪模式为例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7-15

云南乡村振兴模式解读

以大理沙溪特色小镇保护原貌为主的沙溪模式为例

 

目录

云南乡村振兴模式解读——————以大理沙溪特色小镇保护原貌为主的沙溪模式为例 


一、 前言 


二、 沙溪小镇基本情况 


三、 沙溪小镇重点打造原貌保护模式的特色景点 

      (一) 茶马古道交会——沙溪登寺街 

      (二) 千年集市寺——寺登四方街 


四、 沙溪古镇打造以保护原貌为主的沙溪模式 

      (一) 沙溪古镇保护原貌核心理念与国内其他古镇区别 

      (二) 沙溪古镇原貌保护基本原则 

     (三) 沙溪古镇建筑及空间的针对性修复原则 

     (四) 沙溪古镇复兴工程整体思路打造沙溪模式 


五、 结语 

 

一、前言


大理剑川沙溪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世界濒危建筑文化遗产寺登村的所在地,是具有独特历史文化的白族风情的中国 历史文化名镇。立足丰厚的 历史文化遗产资源,抢抓云南旅游转型升级和推进特色旅游小镇建设的发展机遇,剑川县将着力将“沙溪古镇”打造成为享誉世界的一张大理名片。


二、沙溪小镇基本情况


沙溪位于中国云南大理剑川东南部,地处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自然保护区域东南部,位于大理风景名胜区与丽江古城之间,远近闻名的石宝山就在这里。沙溪古镇是一个真正的古镇,古色古香,如今仍然保持着最古老的建筑特色,其中包含古寺庙,古戏台,古商铺,马店,古老的红砂石板街道,百年古树、古巷道、古寨门。目前,沙溪古镇(白族)特色小镇创建项目以茶马古道休闲小镇为主题,总规划面积3.14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区1.2平方公里,计划总 投资30.12亿元,从2017年项目实施以来已经完成投资21.08亿元,今年将完成9.04亿元。


三、沙溪小镇重点打造原貌保护模式的特色景点


(一)茶马古道交会——沙溪登寺街

茶马古道作为中国对外交流三大丝绸之路之外的一条大通道,因交易的运输过程主要通过马帮,其主要交易对象是茶、马,故世人称为“茶马古道”。沙溪处于大理、丽江之间,是滇藏茶马古道上一个陆路码头,再加上南诏、大一国石窟的开凿,沙溪在茶马古道上成为贸易集散地、南诏大理国佛教文化活动中心,是一个集商贸与佛教文化为一体的古镇,可谓显赫一时。


唐代以后,又逐渐建成了以沙溪为中心的四大盐井――弥沙盐井、乔后卤成井、云龙诺邓盐井、兰州鸡盐井,为沙溪的发展锦上添花,推波助澜,古镇作为离四井最近的茶马古道集市,一跃成为茶马古道的盐都,成为西藏、滇西北地区的食盐供给的集散地,逐渐成为继茶、马贸易后,又一重要商品。盐井的发现与开采,使沙溪在茶马古道上陆路码头作用发生质的变化,成为举足轻重的盐都,从而进一步推动沙溪经济文化的发展,使沙溪成为茶马古道上农业、工业、商业、交通运输业等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


经济的崛起与腾飞,必然推动民族宗教文化的发展,沙溪一时成为佛教文化的集聚地,从而推动沙溪地区成为洱海地区佛教密宗宗教活动主要地区,使沙溪因此成为上经贸发达、文化繁荣的古镇。



(二)千年集市寺——寺登四方街

寺登四方街是沙溪的灵魂与核心,是沙溪商贸交易的地方。它位于沙溪坝子中央鳌峰山鳌头位置,黑惠江“S”型大弯环的顶端,依山傍水,是一个地理位置极佳的风水宝地。是一个集寺庙,古戏台,商铺,马店,开阔的红砂石板街面,百年古树、古巷道、寨门于一身、功能齐备的千年古集市。被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专家们誉为“茶马古道上惟一幸存的古集市”。


寺登四方街在以前每隔三天有一个街市,热闹非凡,各地来的马帮在街天前一天下午就陆陆续续通过巷道来到古街投店住宿。戏台上洞经古乐、白族霸王鞭舞、民歌表演在街前天下午就开始,表演通宵达旦,持续两天,本地人称之为“两宵两天戏”。它是整个街场历千年而不衰的保证。前铺后马店简单地说就是临街、临巷的房子开成商铺,主要用来做生意或出租给别人,后面的房子和院落开成马店,供南来北往的马帮、客商住宿、存货、存放马匹。整个四方街周围及三条古巷道两旁均是这种商业布局而且基本上完整无损地保存下来,成为茶马古道集市幸存下来的惟一集镇。


 

四、沙溪古镇打造以保护原貌为主的沙溪模式


在文旅小镇如雨后春笋的当下,云南剑川的沙溪古镇依然称得上独特。它是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至今的古集市,完整的保留过去的功能设施和历史空间。


2001年,一位瑞士专家发现了沙溪,在他的推动下,沙溪入选了世界濒危建筑保护名录。随后,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WMF)在国际上发起公益筹款,用于沙溪的建筑遗产保护和复兴。


彼时,一批日后很知名的古镇也正在孕育中,如乌镇、西塘、凤凰古城等。沙溪与它们不同,沙溪是由海外资金和专家团队主导的,并且理念上锁定的是修复与保护,而非旅游开发。海外资金主导,当地政府干预很少,避免了国内项目当时普遍存在的长官意志,如大干快上、经济效益至上等。

 

例如,沙溪修复工程修复第一间房子花了一年时间,在国内很多人看来这是不可想象的慢,原因是修复团队需要深入了解当地的建筑材料、结构和工艺等。


(一)沙溪古镇保护原貌核心理念与国内其他古镇区别

沙溪古镇修复的目的不是为了旅游开发,仅仅是为了保护这片空间,这也是和国内大多数古镇的明显不同。国内其他古镇往往是政府主导修复和开发,或者政府招商引资进行开发,目的很明确,通过旅游活跃当地经济,提高老百姓生活水平。但旅游开发有得也有失,往往造成当地文化空心化,外地人“架空”本地人,以及过于迎合游客导致千镇一面。


(二)沙溪古镇原貌保护基本原则

沙溪的修复以“最大保护、最小干预”为原则,完完整整的保护每一栋建筑、每一片空间的历史信息,这些历史信息是一代代人在这生活过的痕迹,隐藏着过去的社会秩序、宗教传统、文化娱乐、贸易活动、家庭生活的片段。如果按照国内一贯的旅游开发模式,这些信息是难以完整保存的。


 

例如,沙溪东寨门的修复,东寨门是过去沙溪为抵御土匪、强盗修建的寨门,在民国时期一天夜里被暴雨冲毁,由于村公所财力有限,以3石大米为材料费和工费复建一座十分简陋的寨门,墙体无任何修饰,土砖结构完全暴露在外,墙上还残留着施工时脚手架打的洞眼。这是一座未完工的寨门。修复工程没有试图复原想象中完工的东寨门,或者鼎盛时期最气派东寨门,而是完整的保留了“半成品”的样子,在此基础上解决了一些危及东寨门长久使用的隐患。在一般游客眼中,这座寨门太“土气”,不符合游客对历史建筑精美的、符号化的想象,而在政府看来,这修和没修一样,还是“破破烂烂”。

 

但这样的寨门却保留着极丰富的历史信息,民国某个夜晚肆虐的暴雨,寨门倒塌后整个村镇的惶急,对土匪的恐惧,捉襟见肘的村财政,发挥创造力设计简单却实用寨门的工匠,以及民国时期茶马古道逐渐衰微的时代背景。游客看着东寨门上脚手架的洞眼,很容易想象当初工匠们站在上面,一块一块垒砖墙的场景。

 

(三)沙溪古镇建筑及空间的针对性修复原则

沙溪每一处建筑和空间都秉持这样的修复原则,针对每个建筑的不同情况设计不同的方案。每一栋建筑和空间都变成“一本书”,记录着过去的人和事儿,例如沙溪的一处墙根,还留着人民公社时代的工分表,另一堵墙上留着上世纪八十年代计划生育的宣传语。丰满的历史细节,使游客对逝去时代的想象更加具体而有融入感。


而大干快上和经济效益优先的古镇开发,则为了效率和迎合游客,抹去了大量的历史痕迹,仅留下符号化的特色元素,厚重的“书”只剩下“封皮”。没有细节的支撑,相差无几的建筑外形,空洞的“悠久历史”很难引发想象和回味。


但求仁得仁,沙溪不以旅游开发为目的,因而在旅游上斩获不算多,2018年接待约124万海内外游客,旅游收入约17.7亿元。沙溪的外国游客很多,美术/建筑院校学生也常常来考察写生,这显示了沙溪在一些文化素养较高的群体中,拥有不俗的口碑。


(四)沙溪古镇复兴工程整体思路打造沙溪模式

沙溪古镇复兴工程于2003年起正式启动,至今已经16年,沙溪复兴主要思路是修复和保护历史建筑和空间,解决基础设施的瓶颈,使当地居民可以在历史场景里享受现代生活,恢复当地居民的文化自信,进而引发文化自觉。扎扎实实把这些基础工作做好,当地居民能以此为平台,自发自觉发展当地产业,繁荣本地经济,维护和发展沙溪的文化传统。


沙溪复兴工程负责人黄印武毕业于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建筑学硕士,最初为瑞士方代表,后来随着中国方面接手工程,转为中方代表。


沙溪发展中也出现了外地商户涌入、本地人迁出的情况,以及本地人自发推动当地产业、当地文化的主动性不够,组织能力不强的问题。为此,黄印武在沙溪坝马坪关村开展了社区营造工程,激活村民自治管理、组织发展的能力。


五、结语


沙溪古镇不排斥旅游业,但警惕急功近利、竭泽而渔的发展模式,很多文旅小镇的旅游发展中出现了这种情况。另外,历史文化遗产蕴藏大量的信息,如工艺技术、文化审美、哲学思想、社会观念、历史故事等,这些是宝贵的“大数据”资源,旅游仅截取其中一部分作为展示品,没有充分发挥文化遗产的价值,也没有为当代、为社会贡献新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