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果产业发展情况调研报告》
作者:谢学军等 发布时间:2020-10-16

坚果富含多种营养物质,可以预防疾病、提高免疫力。近年来,我国坚果行业保持持续快速增长的强劲势头,规模已达千亿。过去10年我国坚果产量增长了96%。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坚果生产国,占世界总产量的10%。报告对我国坚果产业发展情况和优势产区、国内坚果供需格局和趋势、国外坚果产业发展,以及我国坚果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调研和剖析,提出了我国坚果产业发展的对策建议。


一、坚果产业发展情况


消费升级背景下,海内外坚果行业规模持续增长。新鲜的坚果富含多种营养物质,其中蛋白质、矿物质、维生素、膳食纤维及人体必需的不饱和脂肪酸、微量元素含量均位居前列,可以抗氧化、预防多种疾病,提高免疫力。全球坚果市场规模从2006年的136.8亿美元持续增长到了2018年的375亿美元,复合年均增长达到8.8%。


图1 2008-2018年全球坚果市场规模变化趋势


(一)国内总体情况


1. 坚果行业产值持续增长


近年来,随着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不断提升,居民消费结构不断升级及电商红利发展等因素的影响,我国坚果行业保持持续快速增长的强劲势头,规模已达千亿。过去10年,我国坚果产量增长了96%;目前,我国已是世界第二大坚果生产国,占世界总产量的10%。据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坚果产业总产值已达1378亿元,近10年的复合年均增长为15.4%。


图2 2008-2018年中国坚果行业总产值


2. 主要树坚果品类分布情况


核桃、杏仁、腰果、榛子一起,并称为世界四大坚果。


——核桃。核桃喜光,耐寒,抗旱、抗病能力强,适应多种土壤生长,喜肥沃湿润的沙质壤土,喜水、肥,喜阳,同时对水肥要求不严,落叶后至发芽前不宜剪枝,易产生伤流。适宜大部分土地生长。喜肥沃湿润的沙质壤土,常见于山区河谷两旁土层深厚的地方。由于全国各核桃产区气候条件较为理想,在我国,核桃的种植遍及21个省份,但40%的栽种面积由丘陵和山地构成。目前,新疆已取代云南成为我国最大的核桃生产地区,占全国总产量的50%。其余栽种大省还包括陕西、山西、河北、甘肃和河南。2019.09-2020.08我国核桃产量预计将达到100万吨(带壳),同比增幅18%。但由于产量的增长压缩了利润空间,不少核桃果农开始转而栽种回报更为丰厚的坚果品类如夏威夷果和碧根果,预计我国的核桃栽种面积将有所下降。品种方面,中国的核桃品种多达50多种,多数为本土品种,Chandler、Hartley等进口品种在栽种上的占比较小。


——杏仁。杏仁主要分布于河北、辽宁、东北、华北和甘肃等地。山杏生于海拔700-2000m的干燥向阳、丘陵、草原。东北杏生于海拔400-1000m的开阔的向阳山坡灌木林或杂木林下。野杏主产于中国北部地区,栽培或野生,尤其在河北、山西等地普遍野生,山东、江苏等地也产。杏分布于在新疆伊犁一带有野生。


——腰果。腰果又名槚如树、鸡腰果、介寿果。常绿乔木,树干直立,高达10米。腰果是一种肾形坚果,无患子目漆树科腰果属。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可炒菜,也可作药用,为世界著名四大干果之一。腰果果壳坚硬,里面包着种仁,甘甜如蜜,含有较高的热量,其热量来源主要是脂肪,其次是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腰果适应性极强,是喜温、强阳性树种。耐干旱贫瘠,具有一定抗风能力。以海拔400米以下生长为宜。原产于巴西东北部、南纬10°以内的地区。16世纪引入亚洲和非洲,现已遍及东非和南亚各国。世界上腰果种植面积较大的国家有印度、巴西、越南、莫桑比克、坦桑尼亚。在我国,腰果主要分布在海南和云南,广西、广东、福建、台湾也均有引种。海南省乐东回尖峰岭的乐东腰果场是我国第一个腰果场种植园,占地3000余公顷。乐东黎族自治县素有“天然温室”、“热作宝地”、“绿色宝库”、“腰果之乡”、“旅游胜地”之美称,是全国最大的腰果场基地和得天独厚的南繁育种基地。


——榛子。在“四大坚果”中,榛子不仅被人们食用的历史最悠久,营养物质的含量也最高,有着“坚果之王”的称号。土耳其是榛子的主要生产国,其榛子产量占全球榛子总产量的三分之二;榛子的主要生产国还有西班牙、意大利及美国;亚洲、欧洲及北美洲的温带都有榛树生长,我国东北、山西、内蒙古、山东以及河南等地也都有榛子分布。2019年9月-2020年8月,我国的榛子产量预计约为4万吨。全国种植面积在240万亩(16万公顷)左右,主要集中在黑龙江、辽宁、吉林、山东、河北省。品种以本土和欧洲的杂交品种为主。


——巴旦木。主要产地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印度、巴基斯坦、伊朗以及我国新疆等地。新疆主要产在天山以南喀什绿洲的疏勒、英吉沙、莎车、叶城等县。我国巴旦木的栽培历史已在1300年以上。2019年8月-2020年7月,我国巴旦木产量预计约为4.5万吨(去壳),同比轻微上扬。栽种面积预计在94.5万亩(6.3万公顷)左右。我国95%的巴旦木产自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莎车县,新疆莎车县更是享有“巴旦木之乡”的美誉。目前,莎车县已建成近百万亩的巴旦木基地,农民纯收入的50%来自以巴旦木为主的特色林果业,通过提质增效、技术提升,实现增产增收。由于农业投入不足、管理手段落后等原因、巴旦木的生产效率较低。新疆所出产的巴旦木无法同市场上Nonpareil、Monterey、Carmel、Independence等主流进口品种相竟争。


——夏威夷果。夏威夷果是中国发展最快的坚果品种。国际坚果及干果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20季(2019/09-2020/08),中国的夏威夷果产量预计约为3万吨(带壳),同比增长近40%,全国栽种面积约240万亩(16万公顷),其中云南占比93%、广西占比7%。云南种植的夏威夷果品种主要来自于澳大利亚(又称澳洲坚果),尤为适合在高海拔地区域进行栽种。广西则多为本土研发品种,较适应在湿热的低海拔地区进行生长。


(二)优势产区情况


1. 新疆——全国林果主产区


新疆是全国林果主产区。近年来,新疆深耕特色林果产业,林果产业不断转型升级,尤其是南疆四地州,通过实施“一县一品”,南疆的特色林果已成规模,一大批林果贮藏、保鲜和加工龙头企业落户天山南北。产业链不断完善,各种业态不断叠加,助推广大农牧民走上了靠技术增收致富之路,特色林果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幸福果”。有着“瓜果之乡”美誉的新疆,林果种植面积约占全国林果种植面积的13%,是全国林果主产区。数据显示,2019年,新疆林果种植面积超过2167万亩,林果业收入占全疆农民人均纯收入的25%左右,在南疆部分县市占比更高达45%以上。近年来,通过一二三产融合发展,南疆林果的“金字招牌”愈发闪亮。


借助独特的气候和资源优势,环塔里木盆地的千万亩特色林果已成规模,南疆各地通过实施“一县一品”,让特色林果成为南疆农民增收致富的“幸福果”。


——杏。英吉沙县种植色买提杏有百余年历史。当地产的色买提杏品质优良,营养丰富,有着“冰山玉珠”美誉,2007年被认定为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2020年,该县投入超1亿元大力扶持杏产业提质增效,建立了标准化生产体系,杏子总产量超过4万吨,比2019年提高了28%。


——巴旦木。巴旦木是世界四大干果之一,而作为我国的巴旦木主产区,莎车县具有发展巴旦木产业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且种植巴旦木已有百年历史。近年来,莎车县把发展特色林果业作为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一号工程来抓,目前已建成近百万亩巴旦木种植基地,农民纯收入的50%来自以巴旦木为主的特色林果业。


——核桃。中国的核桃在新疆,新疆的核桃在和田,和田是中国最早种植核桃的地区之一,也是有名的"核桃之乡"。2007年被确定为全国首批绿色食品核桃标准化生产基地,核桃种植成为农民增收的支柱产业。据和田地区林业和草原局介绍,2018年底和田地区核桃总面积为171.94万亩,2019年核桃总产量预计可达27.6万吨。2020年为促进林果业提质增效,建设了年交易量达35万吨的核桃交易中心,通过举办“和田味道·直播助农”活动,强化“线上线下”消费模式,拓宽林果产品销售渠道。随着林果产业化经营步伐的不断加快,一大批林果贮藏、保鲜和加工龙头企业落户天山南北。和田地区和田县巴格其镇是和田地区的核桃主产区,盛产薄皮核桃。2018年7月,和田县立足当地核桃资源优势,引进新疆果业集团入驻。


2. 云南——澳洲坚果主产区


澳洲坚果(Macadamiaintegrifolia),又称澳洲胡桃、夏威夷果,为山龙眼科澳洲坚果属乔木果树,原产澳大利亚昆士兰州东南部和南威尔士州北部的沿海亚热带雨林中,属南亚热带常绿树种,素有“干果皇后”、“世界坚果之王”的美誉,是目前世界上经济价值较高的一种名贵食用干果,含油量在坚果中首屈一指,果仁营养丰富,含油量70%左右,蛋白质9%,还含有丰富的钙、磷、铁、维生素B1、B2和氨基酸。富含单不饱和脂肪酸,所以它不仅有调节血脂血糖作用,还能有效降低血液中的胆固醇、甘油三酯和血液黏稠度,改善血液循环,预防心脏病、心肌梗死等心血管病。同时,对提高脑细胞活性、增强记忆力和思维力均有明显效果。特别适合孕妇、儿童及老年人食用。澳洲坚果其经济价值、药用价值、食用价值都很高。除制作干果外,还可制作高级糕点、巧克力、食品配料、食用油、药用油、化妆用品等,国际市场一直供不应求。


澳洲坚果已有150多年的发展历史,近20年来已成为全球栽培面积和产量增长最快的果品之一。1981年由云南省热带作物科学研究所开始澳洲坚果的引种试种,随后省热区办和农垦总局分别于1988年和1991年两次从广东引进种苗2100余株,在河口、思茅、景洪、勐海、瑞丽、永德等市县海拔330-1340米的不同生态环境下进行适应性试种,1994年经对试种点进行全面调研后认定试种成功。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亦于1984年和1990年自国外引进澳洲坚果种子进行育苗试种。早期引种试种成功为云南澳洲坚果产业化奠定了基础。1994年,云南省并提出《三万亩澳洲坚果商品基地论证报告》和实施方案。1995年澳洲坚果产业化开发项目通过省政府“18生物工程”指导小组的项目会审,正式列为云南省“18生物资源开发工程”项目,澳洲坚果的研究与开发全面进入实施阶段。


截至2019年底,云南省澳洲坚果种植面积近300000公顷,全省澳洲坚果龙头企业达39户、实现销售收入1.9亿元。其中临沧市的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已超过260万亩,居云南首位,临沧坚果是云南省临沧市特产,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目前,云南省澳洲坚果以初级加工为主,开口壳果产品份额约占90%,果仁产品约占5%-10%,其他产品如油、糖果、点心、冰淇淋和化妆品等大约占1%-2%。云南省澳洲坚果产业目前拥有云澳达、迪思、中澳农科、云垦等澳洲坚果企业品牌。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预测,全球市场澳洲坚果的果仁需求量在40万吨以上,而目前供应量仅有4.64万吨。因此,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国际市场上澳洲坚果将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我国的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已达260万亩,排世界第一。尽管澳洲坚果的种植面积在扩大,产量也在上升,但随着消费量的增加和生活水平的提高,现有市场的需求还会不断扩大。发展澳洲坚果产业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3. 黑龙江——红松、榛子和山核桃资源丰富


黑龙江是全国最大的国有林区,森林面积2007万公顷,蓄积15.7亿立方米,占全国的14.5%,森林覆被率43.6%。由于地处中纬度欧亚大陆东岸及大陆性季风气候形成了冷凉湿润、昼夜温差大、光照时间长、雨热同季的气候特点,为喜凉、耐低温、生育期短的特色植物生长繁衍创造了有利条件。在当今追求有机绿色食品思潮影响下,黑龙江省的森林特产资源以其纯天然、无污染的特色而倍受青睐,其中松籽、榛子、山核桃三大主要坚果均具有很大的开发潜力及较高的经济价值。


黑龙江省坚果资源主要有红松、榛子和山核桃3种,其中红松自然分布区大致与长白山、小兴安岭山系的范围相一致,其水平分布北界在小兴安岭北坡,南界在辽宁省宽甸县,东界在黑龙江省饶河县,西界在辽宁省本溪县。垂直分布,在完达山和张广才岭林区,一般分布在平均海拔500-900米,在小兴安岭,一般分布在海拔300-600米;榛子分布十分广泛,在大小兴安岭、张广才岭、老爷岭、完达山等山区及低山丘陵区均有分布;山核桃主要分布于小兴安岭、完达山脉、长白山区及辽宁东部,多散生于海拔300-800米的沟谷两岸及山麓,与其他树种组成混交林。


4. 吉林省——松子主要加工区


长白山西麓的吉林省梅河口市,却被誉为“亚洲最大的树生果仁加工集散地”,全世界超过7成松子原料都聚集到梅河口,经过加工、开发、成品,然后再销往世界各地,梅河口地区销往世界各地的松子产品约占全球需求量90%左右,主要出口至美国、英国、德国、荷兰、比利时、日本及东南亚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


从上世纪70年代末起,当时梅河口土产二级采购供应站,从兴安岭、长白山采购少量红松子尝试加工业务,将原料松子发放到郊区农户手中,利用农闲时人工加工松子仁,当时主要是人工破壳,铁锤敲打、铁钳子夹,后来发展为用杠杆原理的手压式破壳器,又延伸为脚踏式破壳器,大大地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和产品质量,加之高额的利润推动了产业的发展。许多有外贸经营权的国有企业纷纷加入松子加工业,个体农民和工商户积极涌入这个行业,这为梅河口果仁产业发展打下了基础。


市场前景好,果仁加工业户如雨后春笋般在梅河口出现。大概从1994年开始,梅河口市果仁市场有了雏形,生产加工能力不断地提高,出口量也不断地增涨。时间到了2000年以后,大部分企业完成了原始资本的积累,纷纷引进新的技术设备,企业开始升级改造。至此,果仁市场日臻成熟,成为依托长白山松籽资源的松子加工和贸易基地。此后,随着加工能力的不断提升和贸易市场的扩大,松籽的采购已经从长白山拓展到小兴安岭、云南、陕西、山西,以及俄罗斯、朝鲜、蒙古、巴基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周边国家,果仁产业在梅河口不断发展壮大。经过40多年的发展,梅河口松子产业从原始的脱壳、烘干,加工成松仁出口,到机械化大生产和门类齐全的产业链。梅河口市松籽协会一组统计数据显示,梅河口市现有果仁加工企业278户,其中有进出口经营资格的企业100户,果仁加工企业占地面积约6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40万平方米,拥有果仁加工设备5180台套。全市年加工松籽能力15万吨,果仁成品量约5万吨,占全国产量的90%左右,每年出口1.2万吨左右成品仁,出口创汇2.5亿多美元(折合人民币15亿元左右),国内休闲食品销售量约3万吨左右,年销售24亿元左右,占全国同类产品的60%左右,国内销售各类松子仁5000吨,年销售约8亿元左右人民币,国内销售原料1.5万吨左右,年销售6亿元左右人民币,其他山核桃仁等小品种松子销售额在4亿元左右人民币,果仁产业年创产值达57亿元左右人民币。与此同时,果仁产业在吸纳社会劳动力方面,提供就业岗位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初步统计,常年从事果仁加工、营销的从业人员有5000多人,在生产旺季,季节性从业人员可达5万人左右,每年为农民创收达1.8亿元左右。


二、国内坚果消费市场供需现状、格局及趋势


坚果一般可以分为种子坚果和树坚果两类,树坚果相较种子坚果单价更高、品种多样,坚果消费正逐步由种子坚果向树坚果消费升级。随着居民收入水平快速提升,食品品类结构升级明显,消费者对食品的品质、健康性的要求不断提升,成为拉动坚果消费需求的重要驱动力。网购的高普及率为休闲食品线上销售快速增长为用户流量奠定基础,电商的高速成长成为坚果市场增长的重要驱动力。与此同时快递物流体系日益完善,也为休闲食品线上销售网络的搭建提供保障。为了满足消费者多元化的需求,休闲零食厂商通过研发创新、技术升级和信息化管理等多种手段,从供给端实现了产能、效率与品质的多重提升。产品销量的提升离不开广告营销投入的支持,随着新媒体传播渠道的快速发展,使得广告营销的手段不断丰富,也使得营销宣传的触及率更广泛。


图3 居民休闲零食消费各品类占比情况


近年来,坚果炒货在我国居民休闲零食消费占比不断提升,但其在销售规模、工业化生产等方面处于发展初期,行业集中度不高,是国际巨头尚未形成优势地位的蓝海区域,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坚果炒货含有丰富的脂肪、糖类、蛋白质、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是健康类休闲食品的典型代表。近年来坚果行业发展迅速,2018年我国坚果炒货行业规模以上企业销售规模达1625亿元,2011年到2018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1%;随着人们对健康食品需求度的不断提升,坚果行业将持续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2019年坚果炒货行业规模以上企业销售规模达到1791亿元。


图4 2011-2019年坚果炒货行业规模增速趋势


(一)坚果市场需求


——消费升级,多元需求驱动消费量增长。2013-2019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从18,311元增长至30,733元,年均复合增长率(名义)达9.01%。在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下居民的消费能力显著提升,2013年我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为13,220元,增长至2019年的21,559元,年均复合增长8.49%,其中食品消费依旧占据居民生活花费中的最主要部分,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居民人均食品烟酒支出6084元,占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的比重为28.22%。从2013-2018年居民对各类食品年人均消费量数据来看,各食品类别中粮油食品、食用油类消费量增长相对较低,而符合人们高品质和健康需求的干鲜果品类、肉禽类、蛋类、水产品类等消费量增速较快,其中坚果的人均消费量增量明显,由2013年的2.96千克增长至2018年的3.52千克,增长18.96%,食品品类结构升级明显,消费者对食品的品质、健康性的要求不断提升,成为拉动坚果消费需求的重要驱动力。坚果类产品虽然年人均数量消费量相对较小,但坚果的品类繁多,且经研究证实不同的坚果所含营养元素的种类和含量有所差异,不仅能够满足不同消费者的营养需求,搭配食用还有利于混搭销售。此外坚果消费场景也逐渐增加与细化,除节假日、娱乐休闲时间外,下午茶、旅行、办公、代餐等多种场景同样拉动了坚果消费的需求增加。


图5 各类坚果膳食纤维含量


图6 各类坚果蛋白质含量


——网络购物高速发展,线上渠道引领坚果行业增长。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国网络购物用户规模达6.39亿,较2018年底增长4.7%,其中手机网络购物用户规模为6.22亿人,增长5.1%,网络购物及移动网络购物已经深入到居民日常消费的中,网民使用率已达70%以上。网购的高普及率为休闲食品线上销售快速增长奠定用户流量基础,与此同时快递物流体系日益完善,快递业务水平进一步提升,同样为休闲食品线上销售网络的搭建提供保障。一方面源于坚果产品本身单价低、非即时、消费频次高、运输成本低且保质期长的特点更易于线上销售,另一方面休闲食品年轻化消费人群与线上购物90、00后年轻消费主体具有很高的契合度;艾瑞数据显示在坚果行业消费人群中26-35岁消费者占比达56.3%,线上移动购物的年轻用户不仅数量占比较高、消费频次高,消费能力也高于网络购物用户整体水平,更倾向于多元化混合消费。近年来电商销售逐渐下沉至低线市场,2019年9月下沉市场综合电商用户同比增量达8428万,增长率达20.8%,下沉年轻人群线上消费200元以上的占比达68.1%,明显高于全体网民(59.7%)和下沉用户(59.4%)整体占比。下沉市场的用户增量及年轻人的消费潜力显著提升,为坚果行业线上及市场整体带来新的增长动力,2018下半年-2019上半年天猫坚果类消费人群增长呈现城市线级越低增速越高的明显趋势。


图7 2019年我国坚果行业消费人群年龄分布


——供给端技术升级,促进产能及品质的双重提升。为了满足消费者食品品质及多元化的消费需求,休闲零食厂商通过研发创新、技术升级和信息化管理等多种手段,从供给端实现了产能与品质的双重提升。在产品研发方面进行创新和改进,一方面更多元化的口味能够丰富同一坚果类型的不同产品,以多种类型的供给驱动消费需求,例如同样的核桃可以分为奶香味、奶油味、蟹黄味、咸味等不同口味的产品,能够引起消费者的兴趣和多次消费;另一方面则是在营养、保存等工艺方面进行优化,在开发和保留营养成分的同时延长保质期。在生产方面以标准化、自动化生产设备代替传统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方式,清洗、调味、包装、质检等各种工序以流水线的生产模式进行自动化生产,不仅能够显著提升生产效率,同时能够在生产全过程中进行安全生产和质量把控,保证每颗坚果的品质达到相应的标准。在信息管理方面,通过信息系统平台能够实现仓储、物流和渠道的实时监控,获得有效的销售反馈,对消费受众的地域、口味、频次等各方面数据进行分析,更精准地把握市场需求动态,从而形成精准化的供给和后续产品研发、生产等各环节的改进。


——品牌思维崛起,新营销手段提升销量。产品销量的提升离不开广告营销投入的支持,随着新媒体传播渠道的快速发展,使得广告营销的手段不断丰富,也使得营销宣传的触及率更广泛。长视频与综艺内容植入、小程序&公众号服务、社交化平台等新媒体营销方式已被行业内头部企业广泛采用。以内容植入为例,主打健康、养生理念的坚果品类也能很好地与影视剧、真人秀等内容青春时尚、休闲健康等概念相契合,产品以更生活化的方式融入剧情,消费者在观看内容的同时主动获取了产品信息。以抖音、快手、淘宝直播、小红书为代表的新兴平台发展也为坚果品牌商开辟了新的新媒体营销阵地。单纯的产品推广难以使消费群体对坚果品牌形成更加清晰的认知,尤其对于坚果这类休闲食品而言更应当与消费者保持亲密的关系。目前头部坚果品牌商皆已推行品牌化的发展战略,打通从产品研发、包装设计到门店装修、代言人选择、品牌形象、广告宣传、客户服务等生产经营各个环节,形成以产品和服务为基础、品牌文化体验为支撑的营销闭环。例如三只松鼠以IP化的运营方式进行品牌战略,不仅赋予三只松鼠拟人化的角色和名字“松鼠小酷”、“松鼠小贱”及“松鼠小美”,并以“客户为主人”的企业文化贯穿售前售中售后的全过程,最大程度地拉近了公司和消费者的距离;与此同时借助动画、绘本、周边等衍生内容产品丰富了品牌内涵,提升了坚果产品本身的附加价值,也成为行业中品牌营销的标杆。


(二)坚果市场格局


在整个坚果炒货行业中,大致可分为以洽洽食品为代表的传统坚果炒货企业,以三只松鼠、百草味为代表的依靠互联网崛起的行业巨头,以来伊份、良品铺子为代表的依靠线下自有门店崛起的连锁巨头,以沃隆为代表的行业黑马以及一些地方性小微企业共同构成了当前国内坚果炒货市场的初步格局。



在坚果细分行业中,葵花籽行业整体品牌化程度较低,大部分市场份额被散装占据,洽洽作为品牌葵花籽的绝对龙头,虽然在包装葵花籽行业的市占率高达41%,远超竞争对手金鸽、正林等其他品牌之和,但在整体葵花籽行业的市占率一直维持在19%左右。但由于品类成长周期刚起,未形成固化的竞争格局,也未有品牌能在消费者心中牢牢占据品类形象,预计未来竞争将会更加激烈。三只松鼠、百草味的坚果炒货收入占比相对较高;良品铺子肉类零食、坚果炒货以及糖果糕点占比比较接近;盐津铺子占比最高的产品是豆制品和烘焙食品;洽洽食品以传统炒货瓜子为主,坚果成为第二大品类;甘源食品主打产品为瓜子仁系列、蚕豆系列和青豌豆系列;来伊份肉制品、水产品占比较大。从事休闲食品业务的公司主要通过直营、加盟或经销、线上电商平台等渠道实现销售。洽洽食品、盐津铺子、来伊份等经营模式主要以休闲食品的线下销售为主,三只松鼠由淘系电商起家,线上占比最高,占比90%左右;好想你2016年收购百草味后线上收入占比逐年提高;良品铺子线上线下渠道占比最为均衡,线上收入占比超过40%。


(三)坚果行业未来发展趋势


——品牌集中度提升。伴随消费升级趋势、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断提高和饮食结构的持续升级,坚果炒货的消费规模和整体附加值存在较大发展空间。平均每人每天坚果摄入量应不少于10克。但我国居民中食用坚果人数占比只有约10%,每日坚果消费量只有4-5克,且以瓜子、花生等籽类坚果为主。我国居民坚果摄入量远低于平均水平,对比发达国家人均坚果消费量差距极为明显。2017我国人均腰果、榛子、开心果、夏威夷果消费量分别为0.033、0.004、0.05、0.003千克,树坚果人均消费量也显著低于西方国际及全球平均水平。因此伴随居民健康意识的不断增强,我国人均日均坚果消费量有望提升,未来我国坚果行业市场空间仍有待挖掘。由于消费者习惯和口味偏好不同,品牌商进入后难以快速形成规模效应,且行业对品控和供应链等配套设施的要求较高,因此国内市场目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休闲食品寡头出现,品牌竞争格局尚未固化。在进口休闲食品的持续冲击下,品牌集中度的提升推动国产品牌势能进一步释放。未来在新零售的改造升级之下,行业市场空间和发展潜力巨大,头部品牌在产品、服务、供应链等方面有较强的背书效应,规模优势下在市场中存在更高的议价能力,未来头部品牌的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得到提升。


——市场发展精细化,坚果功能向高端。首先,消费升级的趋势下,居民消费水平不仅持续提升,消费需求还呈现个性化、多元化的特征。消费需求的层级性、差异性以及消费者对消费体验的不同追求促使休闲食品企业采取差异化竞争策略,趋向于朝垂直领域发展,深耕细分人群、细分品类和细分市场。尤其以90后为代表的新中产阶级消费者的逐渐崛起,年轻人对趣味性和新鲜感的喜爱带动了休闲食品个性化、趣味性消费趋势的发展。其次,休闲零食的品类繁多,应用场景丰富,在消费需求碎片化的新零售时代,这些特征也将推动产品持续精细化发展。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和膳食结构的调整,消费者选择少食多餐的饮食方式,正餐和零食的边界逐渐模糊,零食代餐化要求休闲食品品类更加丰富、营养更加均衡。例如在坚果品类方面,不同年龄的消费群体在口味选择、购买时考虑因素以及食用场景方面均有差异,以此为基础,场景切入点可以衍生出早餐代餐、健身代餐、办公室充饥等,细分人群可以派生出孕妇、上班族、减肥群体等。未来坚果炒货品类的发展方向将会是针对不同场景和细分人群切入,有针对性的开发新产品。随着消费者健康养生意识的不断增强,健康消费愈发成为主流,坚果类食品因营养价值较高,越来越受到消费者的欢迎。超半数消费者购买坚果时会考虑坚果产品的营养价值,而混合坚果因种类多、营养高更受消费者的追捧。由于坚果单日摄入量低但品类丰富度高,近年来各品牌商相继推出复合型坚果产品,坚果市场向产品复合化发展。此外,消费者对健康饮食的标准逐渐向低糖化、低热量、富含蛋白质及其他人体所需的营养成分靠拢,这种健康化的需求必将带动坚果炒货产品向多元化和高端化发展。目前坚果市场由于进入壁垒较低,产品同质化现象较为严重,未来以健康理念为主的坚果及其衍生产品的进一步精深加工或将成为行业新风口。通过工艺复杂化提升口感,并赋予坚果产品健康高端和保健等新功效,提升产品附加值,改善坚果行业利润低的现状,帮助品牌商进一步提升市场份额。



——供应链管控能力不断增强,技术升级驱动信息化发展。在食品安全管控日趋严格下,食品行业标准的不断出台和实施,企业层面更加重视品质监管问题,逐渐加大了对产品品控的投入,提高了产品问市的门槛。目前品牌商多通过代加工模式生产坚果产品,随着市场份额的逐渐提升,产品品控难度也进一步加大,企业会将资源重心向供应链端倾斜,并不断提升坚果生产流水线的自动化程度。在新零售赋能影响下,未来品牌商对供应链的管控能力将不断增强,来平衡代工模式和自主品控之间的关系。在消费需求多元化和新零售技术升级换代下,信息化系统和柔性供应链将在坚果产业中快速发展和应用,使得坚果产品在生产加工的过程中能够实现对外合作定制生产、多样化品类策略和对市场需求的快速反应。通过完善的全域信息化系统,企业可以对产业链上下游进行追溯管理,深度参与从原材料采购到终端销售的多个环节,将不同区域、不同品类产品的存量及销量等各环节的信息流有效汇聚,集中到一个系统中进管理,有效提升企业经营管理效率;同时,企业通过大数据精准捕捉消费者信息,逆向指导上游研发生产,满足小规模、多样化的生产需求,实现坚果产品的精细化生产和质量管控。未来,消费者对产品的偏好、问题等前端反馈将通过信息化系统快速传递至企业后端管理平台,有助于企业及时调整生产和营销策略,打造更多网红单品及流量爆款来引领市场热度,同时在大数据支撑下提前布局仓储物流,以实现对市场需求的快速响应。


——全渠道融合不断深化,跨界联动发掘增量消费。伴随消费需求及路径的变化,消费者的购物渠道逐渐从割裂走向融合,全渠道融合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线上渠道成本相对较低,能够突破产品品类和地域限制,扁平化的渠道结构带来更具竞争力的价格优势;线下渠道顾客体验感强,购物具有及时性和便利性,在新零售驱动下门店数字化将成为常态。未来单一的渠道拓展已经无法满足坚果企业快速扩张的需求,企业的销售和营销渠道都将进入线上线下融合的全渠道扩张阶段。全渠道模式通过结合互联网数字化运营重构消费体验,基于直接触达消费者的门店网络,实现消费者到店体验的优化,同时通过数字化平台分析消费者行为和偏好,更加有效地提高与消费者的互动交流能力,从数据到运营打通线上线下全渠道会员体系。随着坚果企业对全渠道布局的逐渐深化,线上线下将加速融合,品牌商在渠道打通和终端协同的实践中不断完善成熟。对品牌商而言,具备线下实体渠道将意味着更大的拓展空间。坚果电商企业在扩大线上渠道占比的同时,也逐渐开始布局线下业务,通过线下实体店进一步地贴近消费者,在重塑品牌的同时全方位了解消费者需求,以此辅助线上销售。线下门店体系的扩张迭代带来的门店定位、功能、体验的多元化和个性化。未来在品牌开店计划中,门店的销售功能和盈利指标将趋于弱化,针对特定商圈和细分人群的主题快闪店,应用新零售技术改造的智慧零售门店与无人零售门店,主打社群社交场景的互动体验店以及复合概念店或将成为主流。


三、国外坚果产业发展——以土耳其榛子生产为例


根据国际坚果及干果协会统计数据,2016年全球带壳榛子总产量约90万吨。其中土耳其约占66.7%,意大利约占14.4%,格鲁吉亚约占4.4%、阿塞拜疆约占3.8%,美国约占3.5%,西班牙约占2.3%,智利约占1.3%,其他国家共约3.6%。土耳其价格一直主导全球榛子价格,但由于近年受到气候及供求的改变,以致榛子价格波幅较大。


(一)土耳其榛子生产概况


土耳其本土有土耳其榛,是一种高达的乔木,但是土耳其榛不作为坚果树种栽培。土耳其商业种植的是欧洲榛子,主要产区分布在黑海南岸的东西沿岸区域,是欧洲榛的天然适生区域,已经有几千年的种植历史。榛子在海岸东部地区的商业生产可追溯到14世纪,并随着人口的迁移于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早期传播到黑海南岸的中部和西部地区。榛子在土耳其黑海沿岸区域被作为战略性经济树种,因为这些区域陡峭的山地、多雨高湿的气候条件很难种植其他作物,但是却适合榛子生长,同时榛子的灌木特性也有利于防止山地的水土流失。沿海岸往南延伸,距离海岸30公里的范围是榛子的主要种植区域(远的可到60公里左右)。经纬度范围大致为40-41˚N、37-42˚E。图片1中红色标注区域即为土耳其位于黑海南岸的榛子种植区域。土耳其种植的欧洲榛子面积约为1000万亩左右,带壳干榛子年产量约60-65万吨(高产年份可达80万吨,如2008年),大致占世界总产量的70-75%,出口收入25亿美元左右,全国约有400万人依靠榛子作为经济来源。海岸山地的海拔与欧洲榛的生长条件密切相关,在0-250米的低海拔区域是欧洲榛最理想的生长条件,其次在250-500米的中海拔区域栽培条件也是好的,再其次是500-750米的高海拔区域,但也有些榛子园的海拔超过750米甚至到1000米高度。土耳其单个榛子园规模比较小,平均面积仅有21亩,产量也很低,全国平均亩产50公斤左右。表1是土耳其榛子近年来全国栽培面积和年总产量情况。



(二)土耳其榛子产量总体低而不稳的成因


土耳其的榛子亩产量总体是低而不稳,主要原因是:一是沿海岸榛子园大多都种植在陡峭的山地上,土层较薄,土壤肥力条件差,施肥和控制病虫害等的管理难度大,基本没有灌溉条件;二是气候原因:晚霜危害、夏季干旱、开花季节遇到阴雨和低温天气影响授粉等;三是榛子园树龄老化和郁闭,大多数榛子树树龄都在50年以上,树势衰弱,树丛郁闭(老榛子园基本都是丛状树形),授粉树数量不足,结果能力下降;四是榛子园规模小,祖辈建立的榛子园,由于后代子女不断的分家分田,导致各户经营的规模越来越小;五是由于年轻一代更愿意到城里工作,好多榛子园主只是在榛子成熟季节回家采收,因此榛子园缺乏日常生产管理;六是品种老化,更新换代不及时,栽培技术落后,机械化程度低,人工采收成本高等问题。土耳其中西部地区的产量高于东部地区,这是因为东部地区的榛子园种植时间早,树龄更加老化,因此产量低于中西部地区。土耳其榛子除了产量较低,年度间产量差异也较大,如2014年产量较低是由于受到了霜冻影响,2016年产量较低是由于受到了病害的影响,而病害发生也是受气候影响的。


(三)土耳其榛子出口概况


土耳其榛子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70-75%,是世界榛子贸易的主要出口国,所以有“世界榛子价格看土耳其、土耳其榛子价格看天气”的说法。土耳其出口的榛子主要是榛子仁,表5是2008-2014年土耳其榛子仁的出口量和出口金额。土耳其每年出口榛子仁25万吨左右,出口贸易量占世界榛子出口贸易量的80%左右。年份间出口价格有较大的差异,主要受当年产量和质量的影响,产量高的年份价格低些,产量低的年份价格高些,平均每公斤榛子仁8美元左右。



欧洲国家是土耳其榛子的主要进口国,其中德国、意大利、法国3个国家占了土耳其榛子出口量的55.6%。意大利是榛子第二生产国,但是每年也从土耳其进口榛子,主要是费列罗公司加工榛仁巧克力需要大量的榛子。我国一直是榛子进口国,如2015-2016年产季,我国从土耳其进口了4866吨榛子仁,近年来随着我国市场消费的不断扩大,尤其是国内一些企业从土耳其进口榛子仁用于榛子乳等产品加工,进口量应该是大幅度增加的。土耳其榛子主要用于加工,其中70%用于榛仁巧克力加工,20%用于派等焙烤食品和糖果产品,其余10%作为带壳榛子销售。土耳其国内市场尤其是出口市场销售的榛子产品或加工产品有48种之多。土耳其从事榛子及其加工产品仓储和销售的公司有300家以上。从事榛子产品加工的企业有200家以上。


四、坚果产业发展存在的问题


(一)种植管理规范化程度不高


我国坚果种植面积较大,但总体上种植管理较为粗放,建园和管理技术水平较低,主要体现为:一是品种混杂,没有分行种植,品种搭配不合理,没有按照品种的特性进行区别化的种植;二是良种壮苗覆盖有限,苗木质量良莠不齐;三是没有做好树体管理,影响了产量和品质;四是养分管理差,施肥不足与过量施肥并存,造成产量不理想;五是“抢青”现象普遍,果实未成熟就被采收,严重影响果实的品质。


(二)缺乏资金投入,基础设施条件差


澳洲坚果、松子、榛子等大多种植于山区,坡度大,土壤瘦瘠,交通条件差,要改善种植地条件,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这些地区自有资金十分有限,资金不足致使各基地开发起点低,有的连种植带和道路都无法修筑,更谈不上灌溉、防风等系统建设和生产管理方面的投入。


(三)科技支撑能力弱


相对于近年来我国坚果种植产业快速发展的步伐,科技研发的速度则相对缓慢,科技投入严重不足,科技对于产业链的支撑作用显得十分薄弱。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种苗繁殖技术、品种筛选与丰产栽培技术问题;缺乏自有品种和良种;企业创新驱动不足;缺乏产品的精深加工产业链;缺乏完善的科技推广体系。


(四)综合利用水平不高


坚果除果仁本身外,还有诸多用途。如澳洲坚果全身都是宝,除了果仁以外,青果皮中蕴含熊果苷美白成分、黄酮类抗氧化物等大量活性物质;果壳主要是纤维素和木质素,是生产活性炭、牙膏摩擦剂、刹车片、新型建筑材料等产品优质原料;果仁榨油后的果粕中仍含有大量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及丰富的维生素和矿物质,可加工成功能食品。目前,坚果利用的仅是果仁,综合利用水平低,各产业链还有待延伸,需要破解的难题还有很多。其他坚果也是面临同样的难题。


(五)产业链间脱节


目前,坚果的生产有坚果种植农户、加工和营销企业及国内生产加工销售一体的知名品牌如“三只松鼠”,但是各产业之间的组织化程度低,缺乏一个能打通和连接各产业链之间的协同机制,未能获得各环节的利益最大化,坚果产业的集群效应未能发挥出来,使得我国坚果品牌在国际市场缺乏知名度。


(六)标准体系和市场体系不健全


当前,我国坚果产业的产品虽然品质优良,但是质量参差不齐,贸易缺乏定价依据,风险大,交易成本高,尚未建立起系统坚果质量控制标准体系。比如,采收时间不适宜,烘烤质量不过关、采后处理不标准,导致质量稳定性和均一性差,市场上优质产品少,严重影响了口碑和销路。同时,坚果交易的市场体系不健全,缺乏专业化的坚果交易市场,难以实现产销有效对接。加之一些坚果主产区在山区,交通运输不发达、物流成本高,不利于坚果产业发展。


五、坚果产业发展对策建议


(一)强化栽培管理,提高产业效益


在坚果重点区域或主要坚果主产区,建立坚果标准化生产示范园,强化园内修枝整形、肥水管理、病虫害防治、采收与采后处理等技术的集成示范,辐射带动本区域果园的标准化生产,提升果园管理水平,引领产业健康发展。


(二)狠抓良种基地,规范苗木培育


把推广良种放在产业发展的首要位置,建立苗木市场准入制度,从源头上防止假苗、劣质苗流入市场。建立种苗质量追溯制度,强化责任追究。建设充足的采穗圃是确保实现基地建设良种化的根本保障,加大对采穗圃的投入,以满足澳洲坚果良种穗条需求。同时,严格按照“定点育苗、定点采穗、订单生产、定向供应,穗条来源清楚,培育品种清楚,种苗去向清楚”的种苗“四定三清楚”要求进一步加强管理,种苗生产应交给有资质的苗圃培育,确保良种种苗质量。


(三)加大资金投入,拓宽投资渠道


积极争取中央和各省级财政的支持,同时整合各级产业扶贫、高原特色农业建设、退耕还林等各个渠道的资金,形成果产业发展资金支持合力。加大对产业基地、龙头企业、科研机构的支持力度。创新投融资方式,拓宽投融资渠道,充分发展政策性金融机构在支持澳洲坚果产业发展上的积极作用,探索创新信贷业务,探索制定灵活倾斜的金融政策,加大政策性金融的倾斜力度,引导、扶持商业性金融介入,着重发挥资本市场对坚果产业发展资金筹措的作用,适当放宽信贷条件,加强银行信贷资金的支持,发挥市场配置资金的作用。


(四)强化科技支撑,提高实施能力


一是围绕坚果产业链布局创新,建设国际一流的集种植、产业技术创新、成果转化与人才培养、人才聚集与对外合作、市场营销与交易、产品质量检验检测及品牌塑造等为一体的坚果创新平台。二是加快坚果科技成果推广服务体系建设,重点支持建设坚果研发中心、坚果种质保育中心,以龙头企业、林业科研院所、林业科技推广站、苗圃基地、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建立坚果丰产标准示范区,大力推广优良品种和丰产栽培技术。三是推进坚果标准化体系建设,建立我国坚果有机、无公害产品生产、产品检验检测标准体系;建立涵盖产前、产中、产后全过程的坚果质量标准体系和产品质量监测体系。加强标准应用实践,建设一批坚果标准化示范县、示范区和示范单位,引导企业、林业专业合作社和林农等生产经营者实行标准化生产。四是加强交流与合作加强省际、国际交流与合作,及时了解国内外坚果产业发展的新动向,引进和推广国内外先进技术。五是加快人才引进,厚植人才基础。人才是第一资源,要加强同国内外各类坚果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的联系和交流,争取他们参与我国坚果产业技术的研发活动中来。通过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联合建立产业技术科技创新中心、引进国外专家项目等形式,柔性引进高端技术人才,攻克一批产业共性、关键性技术问题,培养一批技术骨干,厚植人才基础,促进产业长期健康发展。


(五)加强市场开拓,打造产品品牌


充分应用现代化的公共媒体,全方位、多媒体宣传我国各类坚果独特的品质等特点,加强坚果绿色食品发展理念、法律法规、标准规范、运行模式、生产技术、产品质量、品牌效应的宣传,提高社会各界和广大公众的绿色发展、健康消费意识。积极利用农博会等相关博览交易会,扩大我国坚果标志形象宣传。认真总结各类坚果绿色食品发展的成功经验和主要做法,深入挖掘各地推进坚果工作的成功典范,加大典型地区、典型企业、典型产品的宣传力度,进一步提升我国坚果绿色食品品牌的认知度、美誉度、公信力和影响力。健全与媒体的快捷沟通、联动机制,充分发挥媒体的引导和推动作用,营造全社会关心支持我国坚果绿色食品事业发展的良好氛围。深化对外交流合作,加强国际推介宣传,提升我国坚果绿色食品的国际影响。


(六)健全市场监管,维护公众权益


建立坚果市场监管体系,强化坚果监测体系建设,加强部门协调,建立信息共享平台。加大违法经营查处力度,维护市场公平竞争。主要依法查处无证经营,非法收购和倒卖各类坚果,囤积、哄抬市价、以次充好、欺行霸市以及散布虚假信息等扰乱市场的行为。加强舆论监督,鼓励公众参与,完善信访、举报、听证和公示制度,鼓励公众和非政府组织参与,充分调动广大群众的积极性,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报告撰稿人:

谢学军,博士,常州工学院副教授;

任慧玲,博士,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

王书可,博士,常州市行政学院副教授